Arm中国前任总裁疑被“卸磨杀驴”,为何内斗不断?
  • 编辑:SEO教程
  • 时间:2020-06-13
  • 来源:www.1681989.com
  • 点击率:
反转, 再反转,这是一周以来,Arm中国(即安谋中国)换帅风波给行业内外留下的印象。
长沙网络营销
 
6月4日,Arm中国召开董事会,罢免吴雄昂董事长和CEO职务,任命Ken Phua(新加坡籍)和Phil Tang(唐效麟,中国籍)为Arm中国的临时联合首席执行官。至此,吴雄昂出局似已板上钉钉。
 
6月10日出现大反转,Arm中国在发给媒体的声明中称,“吴雄昂先生继续履行董事长兼CEO职责。”等于宣布此前董事会的决议无效。
 
一天之后的6月11日,Arm中国在其官方公众号上发布《安谋中国关于“Arm公司媒体声明稿”的验证声明》,并附上盖有“安谋科技(中国)有限公司”印章的文件图片。《声明》主要有三点:否认董事会对吴雄昂指控,不认可董事会会议合法性,爆料接替者唐效麟(Phil Tang)已于2020年5月26日被安谋中国解职。
 
 
目前在Arm中国的主页上,吴雄昂仍然是执行董事长兼CEO,也就是说仍然控制着公司。
 
 
其实,对熟悉Arm中国过往历史的人来说,这不算新闻,因为18来,全球知名IP授权商在中国的分号的内斗争议没有断过,而且每一次人事纷争背后,还隐含着行业大变局的蛛丝马迹。
 
一、首任总裁被“卸磨杀驴”?
 
2002年,英国Essex大学电子系统工程博士谭军,带着妻子和孩子,从英国回到中国上海。早在2001年,谭军已被Arm任命为中国区总裁,这次回国,任务是替Arm公司在中国市场拓荒。
 
谭军回国打拼的决定颇有给自己的人生押上重注的意思。
 
去Arm之前,他是英国卢瑟福.阿普顿(Rutherford Appleton)国家实验室的高级科学家和项目经理,事业有成,而当时的Arm远没有今天在行业呼风唤雨的能力,它正在强大的英特尔的势力范围之外,努力寻找生存空间。
 
彼时,Arm的IP授权模式起步不久,中国的芯片产业尚处于萌芽期,芯片设计公司寥若晨星,IP和架构在国内芯片产业内还是一个陌生的存在。
 
芯片内核授权,在中国是一个天方夜谭般的商业模式。
 
谭军的任务,就是让Arm的芯片内核授权模式,在中国芯片产业的沃土之上,像烂漫山花,开遍每一个角落。
 
谭军和朋友说过,加入Arm开拓中国市场有点赌博的味道,做好了创业不成功的最坏准备。
 
不过,谭军赌赢了。当时,备受垄断之苦的中国半导体产业,被他的故事深深打动:用IP授权打破垄断、以开放式IP架构构建半导体生态链。
 
谭军很快就打开了局面。
 
 
Arm中国区首任总裁谭军
截止离任,中国市场上有近百本Arm架构的软硬件技术书籍出版,吸引大量电子工程师开发Arm应用,全国有300多所大专院校开设Arm课程,每年毕业的数以十万计的电子工程专业大学生,成为Arm架构的坚定支持者,任劳任怨为Arm生态施肥浇水。
 
布道成绩显著的同时,Arm在中国市场也不断攻城略地,高校和研究机构方面,仅2003年,先后有东南大学、上海交通大学、北京工业大学和上海集成电路设计研究中心向Arm购买IP核授权。
 
大企业客户方面,Arm也硕果累累,中兴集成、上海华虹、大唐、华为和中芯国际等国内大厂,悉数成为其客户。同时谭军还对中国中小型芯片设计公司量身定做4种授权模式,包括:
 
1、对小型公司先免后付模式,即先免费授权,产品量产后再支付版权费;
 
2、对晶圆代工厂授权,芯片设计公司在使用时支付费用;
 
3、实力稍强的中型公司,则配套数百万美元的标准IP授权服务;
 
4、实力强大的中型公司,则量身定制高级IP服务。
 
总之,授权套餐丰富,总有一款适合你。
 
在谭军任Arm中国区总经理的7年时间里,Arm不仅迅速在中国市场生根发芽,还抽枝展叶,向一颗大树成长。此时的谭军,已经被誉为Arm在中国的活广告。
 
谭军赌赢了创业,没想到却输在了职场,他在Arm的职业生涯,以一种急刹车状态戛然而止。
 
二、吴雄昂,从Arm红人到争议人物
 
2009年7月3日,Arm宣布中国区总裁谭军离职,去寻找新的发展方向,对于离职的具体原因和去向只字未提。
 
这一消息立即引起轩然大波,因为谭军为Arm立下汗马功劳,业内外实在找不出他主动离职的理由,怀疑他是被“卸磨杀驴”。
 
结果在随后7月24日的发布会上,Arm中国区新任总裁吴雄昂亮相时,喜庆的气氛在媒体提问环节被冲淡。有记者问Arm总裁帝舵.布朗(Tudor Brown):“谭军离职的真正原因是什么?”
 
面对这咄咄逼人的提问,Tudor的回答直率而激进:“谭军在中国辛勤工作的7年,如同为Arm的中国事业奠定地基,这个工作非常重要,但现在Arm的大楼需要继续往上发展,所以我们需要的是能迅速盖楼的人。我们认为Allen Wu(吴雄昂)是更适合这一工作的人。”
 
Arm总裁的解释不仅没能平息“卸磨杀驴”的猜测,反而给外界一种猜测获得证实的感觉。
 
2004年,吴入职Arm,2007年就空降Arm中国区任销售副总裁。
 
此时,Arm中国区在谭军的打理下,员工已从最初的两个人(包括谭军本人),发展为庞大的团队,Arm在中国的价值链、生态链建成,IP授权的商业模式也获得市场认可,等于给继任者吴雄昂建好了发挥的舞台。
 
在2009年被擢升为中国区总经理兼销售副总裁后,吴雄昂成了Arm的红人:2011年初出任中国区总裁,2013年1月升任为大中华区总裁,2014年1月加入Arm全球执行委员会。
 
 
吴雄昂履历
但在职场平步青云的同时,吴雄昂引发的争议也逐渐浮出水面,不仅有高薪辞退员工,还包括谭军建立的核心团队流失,尤其2010年,Arm技术行销经理费浙平离职,加入Arm竞争对手MIPS公司,被视为抹去了谭军在Arm公司的最后一点痕迹,Arm中国彻底去“谭军化”。
 
无论如何,谭军不明原因离职的争议已经在Arm翻篇,吴雄昂也顺利成为Arm红人11年,
 
但可能他本人也没有想到,自己也会被翻篇,而且是以罢免的形式。
 
三、人事纷争背后的行业压力
 
根据澎湃新闻报道,吴雄昂被免职,直接原因是有人举报其存在不当行为,主要是财务违规、利益冲突等,随后公司董事会解雇了吴雄昂,并将继续调查吴的不当行为。
 
不知道报道中提到的“财务违规”和多年前的争议事件是否有关联。
 
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Arm中国每一次换帅风波的背后,都和行业潮流转变压力下,Arm调整在中国的经营策略有关。
 
谭军离职的前一年即2008年,CPU霸主英特尔高调回归嵌入式市场,动用其强大的品牌影响力、产业号召力、人才吸引力和资金实力,公开向Arm宣战,试图击溃Arm耗费多年心血建立起的嵌入式帝国。
 
为应对英特尔的挑战,Arm就要调集更多的资源,以抬升英特尔的市场准入门槛,中国区自然要反哺Arm总部。
 
因此,吴雄昂接替谭军后,Arm中国立即调整布局重点,从服务中兴、大唐和华为等重点企业,转向利用自身技术优势、全球的产业伙伴资源,加强政府公关,在中国标准的形成之初即给予更直接的影响,加强Arm在行业的地位和影响力。
 
 
Arm中国董事长兼CEO吴雄昂(右一)
同时,在上海投资成立“客户支持服务中心”(Support Service Center),迅速响应国内客户的技术支持要求,缩短授权客户的研发周期,推进其商业量产,提升Arm中国区的销售收入,成为Arm的一头现金奶牛。
 
吴雄昂在任Arm中国区总经理期间,Arm还做出了另一个重大调整。
 
2017年5月14日,Arm与厚安基金于签署合作备忘录(MOU),宣布在中国深圳成立由中方控股的合资企业(JV)——Arm中国,并由吴雄昂任董事长兼CEO。
 
 
Arm中国股权结构
Arm中国的成立,往大了说,是为加速Arm的全球战略并支持中国的IC产业进一步发展和自主创新,往小了说,有三大现实目标:
 
1、帮助软银套现7.752亿美元,减轻320亿美元收购Arm带来的财务压力;
 
2、顺应我国对芯片产业“自主可控”的需求,抓住中国市场的芯片增长新机遇;
 
3、应对免费的RISC-V架构带来的压力。
 
后两条目标是Arm让中国区业务独立并由中方控股的主要原因,因为中国市场已经成为推动Arm增长的最为强大的引擎,仅在2018年,中国的收入就占了Arm全球的25%,而且这一数字还在增长。
 
四、Arm中国未兑现承诺
 
目前,Arm在中国市场已拥有超过200家芯片设计类客户,95%的中国芯片设计公司都有推出基于Arm架构的芯片,而来自中国合作伙伴的Arm架构芯片出货量,到现在已超过180亿颗。
 
正是由于中国市场举足轻重的地位,每一次行业的风吹草动,都必然引起Arm的警觉。
 
英特尔虽然含恨而去,但Arm门前又有RISC-V架构来踢馆,瞄准的还是Arm的支柱市场——中国。
 
和Arm的自主有限、收取高额授权费不同,RISC-V是一款完全开源、免费的架构,具备设计简单、易于移植Unix系统的优点,还拥有完整的工具链,以及大量流片案例,是一款比较成熟的IP。
 
 
2018年10月17日,中国RISC-V产业联盟和上海市RISC-V专业委员会成立,加速推动中国RISC-V产业化。而在物联网市场,RISC-V已经受到国内开发者和芯片厂商的追捧。
 
Arm在中国一家独大的地位受到RISC-V挑战,因此成立一家本土化并由中方控股的企业Arm中国,既有顺势而生,又有迫不得已。
 
吴雄昂曾介绍,Arm中国的使命之一是,研发新的IP产权将归Arm中国所有,不仅可以向中国市场销售,也可通过Arm向中国以外的全球市场销售。这其实就是“自主可控”,因此看起来格外动人。
 
但从实际运行的情况看,“自主可控”的承诺现在并未兑现。主要原因是,Arm中国目前研发实力非常有限,没有创造出属于自己的IP,所有的核心IP研发仍然在英国,Arm中国实际上仍然是Arm在中国的独家代理商,相当于Arm的IP产品的中国贸易商,这个角色相比过去变化不大。
 
没有兑现研发自主IP的承诺,不知道是否成为点燃股东和管理层矛盾的导火索。

  • 成功案例
  • |
  • SEO教程
  • |
  • 外包新闻
  • |
  • 推广知识
  • |
  • 建站百科
  • |
  • 联系我们
地址:湖南省长沙五一道大道98号 客服QQ:975002855
Copyright © 2010-2018 Www.1681989.com. 推火网 版权所有
长沙SEO优化,长沙网络推广,网络营销,SEO培训,湖南做网站,长沙网站建设,长沙网站设计

15874225879

服务时间:7X10小时

顶部